【交流協會】長期獎學金錄取心得

每個想去日本讀碩士或博士的人,若可以拿到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提供的全額獎學金,基本上可以說是衣食無憂,只要負責專心讀書就好。但是長達七個月的申請過程實在非常折磨人,中間有無數個讓人瀕臨崩潰的關卡,而我本人在最後等待結果的最後三周甚至憂鬱到一個嚇人的地步。即便現在錄取了,那些恐懼還有憂慮也是真實存在過的。先提醒大家,這篇文章會有一些讀書技巧、面試細節和因為這個獎學金而導致的憂鬱傾向等,絕對不是一直以來的歡樂旅遊文章啊!


交協怎麼考之申請流程如下

簡單來說,只要3月初報名日本留學試驗(EJU)→6月中參加日本留學試驗→7月底公布是否過第一階段→三周內提交4000字以上的日文研究計畫→9月底面試→10月底就會公布是否錄取。另外,這過程中還得找到日本研究所的指導教授,但這難易度依學校和教授而異,我要去的那間在這件事上可以說是全日本前幾麻煩的。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這是一場大亂鬥,有夠恐怖。

 

初試─日本留學試驗(EJU)

文組要考三科,分別是日本語綜合科目數學

 

日本語包含了聽力及閱讀,我自己感覺比N1難個十倍,不僅閱讀量很大且聽力會有一些生物醫學方面的名詞出現。因為過去兩屆考上的朋友都說日本語裸考就好,我也信了,結果就考了一個比預期低的分數。建議想考的朋友,還是去刷個題本比較實在。綜合科目就是社會科,包含歷史、地理和公民,只不過是全日文的(廢話)。此外,日本教的東西跟台灣差很多,著重的點完全不一樣,內容也深得多,因此我花了非常多時間準備綜合科目,不需要上學的日子平均一天讀8到9小時,持續三個月。數學就是高中文組數學,很幸運的是我高中讀了理組,所以至少對數學本身不會太反感。考試範圍包含三角函數、二次方程式、機率統計等。數學跟綜合科目比起來,我花的時間不算多,但後期有狂寫題目練手感。沒想到大一大二當了兩年的數學家教經驗會派上用場阿。

 

準備這個有如學測般的考試花了我三個月,但那同時也是我在大學的最後一個學期,當時有畢業製作的結案報告、還發神經去修了出版及攝影這種幾乎每周交作業的重課,真的是壓力很大。不過修了攝影課讓我學會操作很多修圖技巧,實用到想給老師一千個讚哈哈哈哈哈(攝影老師也是這個網站成立的幕後推手,真的是非常感謝他)。

 

初試過了就要趕在三周內做一大堆事

如果幸運在初試合格,交流協會就會寄給你一個信封袋,裡面裝滿了要寫要交的各種資料(問得超級細),還得跑一趟醫院做健康檢查。不過無論如何,最崩潰的是要生出4000字以上的研究計劃,且三周內要寄達交流協會。一般的日文作文和論文用字遣詞非常不一樣,真的是寫到發瘋,還好我原本就知道自己要研究什麼且有寫過相關領域的畢業論文。要是到了這個階段,卻不清楚自己的題目的話,只會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再崩潰。

 

複試大魔王之我超憂鬱

交出複試所需資料後再等一個多月就是面試了。原本還跟朋友抱怨沒事幹嘛拖那麼久,但回想起來我的九月真的是咻一下就過了(大概是因為我同時準備了多益)。面試重點主要就是依我交出去的那一大份資料進行詢問,另外還需要三分鐘的研究計劃介紹。雖然我日文已經可以跟朋友輕鬆講些沒營養的垃圾話,但這個面試需要非常流利又正確的日文,問的問題也可能非常學術,準備起來依舊十分吃力。而到了面試前一周我開始很焦慮,但還是架了相機自己錄影去調整眼神和姿勢。一整個禮拜都關在房間裡面對著相機自言自語,看起來真的超有事,講到燒聲還去買了兩包喉糖。

 

面試當天,因為我手殘且本來就沒在化妝,勞師動眾拜託了國小同學來幫忙(不說我還以為我要結婚所以請了新娘秘書)。到了現場雖然沒那麼緊張,一開始三分鐘的研究計畫也比想像中順得多,但面試官問的前兩個問題都讓我超傻眼的阿阿阿阿!

 

「你今天看起來不一樣?戴了眼鏡?」
(當下真的黑人問號臉)

「你是政治大學畢業的,請問你在學校都在學習政治相關的課程嗎?」
(我真的壓根沒想過會被問這種問題阿──)

 

結束了這兩個我想都沒想過的超跳痛問題後,開始進入最讓人害怕的專業領域交叉詢問。由於兩位負責專業問題的考官都很不熟我要做的領域,問的問題比想像中淺得多,但這也讓我非常害怕他們根本不知道我要做什麼,他們看起來對我的回答也沒有特別滿意。還好後來被問了一些生涯規劃及如何找指導老師的問題時算是扳回一城。

 

等待結果

等待結果的這三周可以說是我決定考日本研究所以來最糟的三周。從面試回來的當天我就會開始想著明明某些題目可以回答得更好,甚至走火入魔把每個被問的問題列出來後再想一個更好的答案。結果想完一輪,我開始認為自己當初的回答真的是糟糕透頂、這半年來認真努力的血淚都白費了、真的有辦法去日本讀書嗎?沒錢我還能像以前那樣經營網站嗎?然後就真的憂鬱到爆炸,連最愛的火鍋都不想吃了。(當下跟朋友抱怨的言論真的是快要可以上社會新聞的那種程度)

 

越想越痛苦,可是我沒辦法克制自己不去想,就這樣渾渾噩噩過了最初的三天。但這個症狀其實比我外表看起來或是大家想像中還要嚴重很多,因為我當時連看日劇都覺得痛苦,會去想:「我明明日文可以像電視裡面的人一樣流利,當下我為什麼會答成那樣呢?」。很少更新網站也是因為我覺得心很累,如果沒拿到獎學金我不可能有時間和金錢來打理,乾脆擺爛。

 

雖然陸續有跟幾個朋友發送這有如黑洞般的超級負能量,但其實我知道全世界最不相信自己的就是自己,可是這真的無法克制。待稍微好轉一點之後,我開始覺得自己絕對沒有交流協會獎學金了,怎麼可以不繼續努力。所以發了狂般開始爆查其他獎學金資訊,老實說等待的這段時間中我已經準備好另外兩個獎學金的所有申請資料。即便如此焦慮依舊,每天有空就開始計算沒有獎學金要怎麼活之類的事情。

 

所以要去哪裡找打工、哪裡有最便宜的腳踏車、一周要打工五天、一天要五小時、如何靠家教賺錢之類的事情我全部都想過100次以上。即便大家要我不要想了,但我其實覺得這是正視自己沒錢的最好方法,所以憂鬱和焦慮持續。餐餐吃飯糰、枕頭套裡面塞衣服各種奇怪到不行的省錢方法當然也想過100次以上。

 

有朋友問我,那為什麼乾脆不要去不就沒事。老實說對一個整整半年都為了這件事努力、推掉一堆約、甚至高中時代就有想要去日本留學的人說這句話其實很傷。更重要的是,我七月都飛去找指導教授跟他說要去了,現在說「拍謝喔我沒錢所以不去了」實在是太瞎,而且可能還會導致日後台灣學生變成黑名單。所以只有不去這件事我從來沒想過。

 

這三周我真的覺得自己全身軟趴趴、快要感冒、瘋狂冒痘,甚至多了很多白頭髮。雖然結果是好的,但我也不知道如果沒有拿到獎學金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很感謝在這段時間內接收我爆表負能量的家人、朋友、老師,甚至朋友還開口要借我錢、或是提前送生日禮物讓我好過一點等等,那份心意我都有感受到,感謝再感謝。

 

結語

其實會想要去日本讀研究所、三月初會知道要報名交流協會獎學金都是一連串的機運和巧合,非常感謝身邊的朋友給了我報考動機和申請資訊。後來靠著大學朋友和網友提供的準備方法慢慢努力,以及現在打工的公司容忍我瘋狂請假才有時間好好準備。當然,一路上我大概跟三百個人抱怨過這獎學金時程有多長、準備內容有多荒謬等等,非常謝謝大家的包容,請不要跟我絕交呵呵。接下來還有幾個考試要準備,但終於可以心無旁騖地好好前進了。

 

share on :